类似一杯奶茶的app

() 前进?

所有人脑中仿佛都出现一个问号,不可思议的看这李枫。

刚刚杜月雨的一番言语,正是对比之后否定了进攻的可能性,然后巩固了驻守的方式方法。就连李枫自己都不住地拍手叫好,怎么转眼之间就这样将之前的说法给轻易推翻。

“呃…大家别急,听我说完。我从一开始就说了,我有了比较完善的方法,只不过教官处处帮助我很多,所以我想让教官先自己思考,这样在各种紧急时刻有当机立断的判断力。教官想的的确很不错,我也非常认同,只不过不知道我的一些能力,而无法进行这方面的思考。比如…这个!”

李枫说完,手中直接释放出自己的魔法。夜视术加上鹰眼术开始在所有人的身上生效,原本黑暗的视野迅速让每个人部看清。

“这是,这是什么!”

这种小小的辅助法术,消耗的精神力并不算多,以李枫现在的实力,可以轻易且迅速的给所有人逐渐施加。如果再熟练,还是可以一次性给一群人附加这种辅助效果。可惜李枫学艺并不算精,实力对比那个层次也是稍逊,暂时并不会这种高深的技巧。

即便如此,这种神乎其神的技能,也让所有人再一次忍不住惊呼起来。

“夜视术加鹰眼术,一个能够在黑暗中看清一切,一个能够将视野变得更为宽广,怎么样,是不是这样就可以急行军了”

李枫有些得意,其他人吃惊的样子就在自己心目所想。原本赶时间紧急学会的夜视术,果然直接在这次游戏中直接大放光彩。虽然掌握的还是有些半吊子,但现在救急已经足够。

刚刚的质疑声已经部消失,取而代之的一个个还在目瞪口呆之中。这种便利的技巧,还能够分享给所有人增益,在他们认知中哪怕辅助性血统,也未必可以做的如此好。

一面毁灭,一面创造,拥有着强力的伤害同时,有着花样繁出的别样辅助效果,这就是李枫,也是一个真正得魔法师。

小姚的白色世界

“这,这。请问,您是天上的神,下凡了吗”

灰熊使劲揉了揉眼睛,不敢相信这强大的效果。这起雾的黑夜,原本可视度简直是人人变成瞎子,现在却可以清晰地看清白日都无法看清的距离。也怪不得他不敢相信,这种技术哪怕是他们城镇中最强大的魔法分支职业,占卜师也没有这种能力。

“我不是什么神,我只是个普通人,和刚刚说的一样,我也是落魄与此。至于为什么我能够会这些,甚至我同伴都不了解,咱们先回城,我拜访下城主后再详谈。我现在只想知道,这样的宽阔视野,足够急行军了吗”

李枫也没有想好合适的理由来圆各种谎言,总归就是先拖着在说,后面的事再慢慢思考。

“够了,完足够。现在我们的视野比白天的急行军还要好,有这种视野,什么陷阱都能够一览无余。太棒了,实在是太棒了。骑兵列队,准备疾行!我们要争取半小时回到城镇,都给我注意地上的陷阱,他们没有见过,这就要展现你们的时候了!”

灰熊兴奋地命令着,其余人一个个也都摩拳擦掌,在这夜间也有了足够的信心。

别说看到地表上的那些陷阱,在这个黑夜,四处侦查远方的敌人都已经足够。除去现在周围的怪物变多,其他来说和白天已经无异,甚至比白天的侦查还要更加强大。

李枫顺势将结界收起,满意的看着周围。

“好吧,我不会再惊讶了”

杜月雨从李枫旁边走过,李枫每一次展现的,都能够让她感受到完不同的可能性。

“你还能给我带来多少惊喜呢,我很期待”

郑天奇则是笑着从李枫身边路过。

经历过那么多,李枫也没有丝毫的以往那种不适,坦然的接受两人这有些佩服又有些其他意思在内的表达。

再回过头,所有人已经准备好,同学等人在骑兵队的招呼下,一个个又再一次坐上马匹。看一眼时间,已经入夜一个多小时。周围的怪物应该比白天强力许多,根据说法晚上会开始出没各种强大的怪物,这让所有人都有些迫不及待的回去。

“大家准备好,解决了视野的问题,我想都不会被这小小的夜晚所困住。现在听我命令,第六重骑兵队,开始夜晚突围。注意一切地表陷阱,尽量避战,绕过大型怪物。目标,血色城,出发!”

灰熊在队伍最前方,亲自侦查路上的情形,高举手中的利刃,高呼一声之后,所有坐骑开始飞速狂奔,目标朝着所有人期待的那座城市。

“哈哈,这视野太棒了,什么都能看到,什么都能看清。前面注意有麻痹陷阱,注意绕开。”

灰熊是洋洋得意,从没有过这么爽的夜晚赶路。如果所有人都能夜晚这样,那么城市的扩张想必速度也会增加许多。

命令之后,队伍集体偏移一些速度,成功躲开所谓的陷阱。

李枫听到之后,却是好奇的在躲避时看向一旁。那是地表之上,一个大概有着卷心菜那么大的果实,静静地躺在地上。颜色呈现出黄黑色,白天比较容易看到,这种夜晚的确难以察觉。

“这就是麻痹陷阱,本身是一种植物的果实,出现于一些森林中。我们打猎时都要尽量避免与这家伙的触碰,是名副其实的吃人植物。周围持续性散发着静电场,将麻痹的蚊虫击落到周围的土地上,吸收他们的尸体。这种静电对我们没什么影响,但如果人或者其他大型动物以比较大的声响路过,他们会突然释放强烈电流,来进行大型猎物的捕食”

灰熊感觉得出李枫对这些感兴趣,没有更多过问为何之前的逃亡之旅没有见过这种东西。哪怕李枫等人仿佛就像是从未来到过这个世界中一样,那脆弱的谎言简直不攻自破,但即便如此,灰熊也不敢贸然侵犯,心中想着每个人有各自的理由,只要是友军,不过多去干涉比较好。

这次,李枫坐在灰熊的后面,作为重宾自然是收到了最高级的待遇。这些坐骑中灰熊的是最强壮的,也只有这位置可以象征着李枫的身份。在这时,在这些原住民的眼中,没有任何一个人比的上李枫的地位,哪怕是这些人称之为领袖的杜月雨,也不行。

“这些麻痹的威力如何,有没有参照”

对于这点李枫很感兴趣,毕竟有很大可能需要探索,这些都不得不去注意”

“这怎么说呢,我也不会怎么对比,没啥文化。非要说的话,我如果被这种东西给电到,会大概三分钟身无法动弹,之后四肢僵硬发挥不出力,大概持续半个小时。手无缚鸡之力的平民被电到,有小概率直接猝死,就算不死,估计身上也会坏点零件。所以晚上这种东西太恐怖了,这些魔物一放还放一群。你看,这才是最恐怖的”

说完让李枫看向一边,李枫再次看向刚刚看向的那里,这才发现。刚刚是土地上只有一颗,现在土地上却密密麻麻每隔两三米就摆上一个。就这些东西,根据刚刚威力的比喻,自己踩上去,绝对也是凶多吉少。

“其他的陷阱呢,有没有”

对于这些李枫还是比较好奇,反正现在不问白不问,尽可能的收集情报为主。

“还有和这个差不多的剧毒陷阱,也是这些植物为了杀死周围生物而有的能力。这两种算是最恐怖的,一个是释放范围大,第二个是难以提防。实在是太小,虽然必须要放在地表才能最完美的发挥威力。但是这些东西太小,不需要触碰,只是周围有响动就能触发。所以危险程度很高,大部队尽量多走开阔地带,也是防止有些魔物会选择在树后啊石头后面放置这些东西,我们很多同胞都是死在这种陷阱之下,都是血的教训”

听着灰熊的回忆,看来这里的人对这些的印象相当恐怖不好。

“如此恐怖的植物,他们是怎么搬运的”

对于这点,李枫最感兴趣。明明是有些动静就能炸的东西,这些魔物们又是怎么搬运布置下去的。

“这些不太了解,有人目击过这些魔物似乎可以凭空取物,直接让这些植物漂浮在空中搬运过来”

灰熊脑中回忆着之前的说法,对于这些一直不太清楚,只知道躲开,其他的一切都不太关心。

李枫倒是有些意外,凭空取物是很多法术可以做出的。基础元素中的风、暗都可以做到,还有更多高级元素,可以说是做到这种的魔法不在少数。只不过无论哪个,这都属于并不是那么简单可以做到的。

李枫可以不使用魔法,单纯操纵风元素以及暗元素做一些简单的事情,但如果想用这两者的力量搬运物品,还是有些牵强。或者说魔法漂浮术或者暗气升腾,都可以做到这些,但因为其有些鸡肋的特点,一般人都将其的学习顺序放的并不是那么靠前。

更重要的也是李枫最注重的一些事是,根据场地以及种种资料结合来看,确认这次的怪物又是以暗属性为主。更重要的则是这些怪物似乎比起以前,会魔法的更多。

这是个坏消息,魔法代表着什么李枫最清楚。这是比一般弓箭更加恶心的输出,面对复数以上的魔法师时,一起发射的魔法异常难以躲避,也更加有毁灭性的打击。

只希望他们对魔法精通并不是很高,也没有大量成型的队伍。李枫看着自己的任务目标,目前为止单看名称没有什么魔法系的怪物,心中祈祷着只是自己想得太多。

“其他陷阱还有什么需要注意的吗,我有可能自己探索一下”

行程近半,李枫抓紧难得的机会继续询问。

“一般人如果说自己探索,我肯定会骂他。但大人您肯定没问题,即便如此还是要多加小心。今天见到的怪物只不过是中等恐怖程度,还有一些更强大的怪物,隐藏在黑暗之中。城镇内也有更多比我强大的人,当然比起大人您还是有些差距,我只是想说千万不要掉以轻心,一切都没刚刚看到的那么简单。其他的陷阱吗,剩下那些都是小儿科,什么深坑啊,巨石啊。这些都是稍微灵活点的身手就能躲掉,毕竟对于我们来说,只要身还能够使用,就没有什么特别恐怖的危险,您说对吧”

灰熊这话,让李枫认同的点点头。虽然说着有些装逼,不过这些陷阱的确造成的危害要远低于麻痹以及中毒。

深坑吧,以前不是没有吃过亏,但现在自己的身手来说完不怕。如果里面是躲着敌方,一战就是。如果自己掉下去,还是可以比较轻松的上来。这一切也正如灰熊所说,当能力到达一定程度,这种以往感觉恐怖的陷阱,都是毛毛雨一样的存在。

“对了,咱们这也有使用魔法的对吧,有没有使用暗系魔法的”

眼看快到目的地,李枫又找到每一次都需要去了解的去问。毕竟自己也有黑暗魔法,如果碰到排斥这个的,为了得到信任还是少用为妙。更何况毁灭这里的怪物还是以暗系为主,唯独怕这里的居民反感这个。

如果合作关系破裂,那么这个游戏的任务难度将会加倍提升。因此如何去巩固关系一切为了任务,都需要去留个心眼深思熟虑。

“我们有占卜师、祭祀、巫医、元素师,都能够多少使用一些魔法,但没有您这么强大。暗属性的也有啊,尤其是占卜师,都掌握着使用生命去预知语言的黑暗法术。副作用极大,但是为了城市的发展,他们从不在乎自己的身体。这次得知你们的来临,就是几位德高望重的资深占卜师,实在忍受不住越来越频繁攻打城镇的魔物,使用生命集体做出的占卜。他们使用过后部卧床不起,据说每人减寿十年以上。他们的付出我们不会忘记,因为得到了重要的预言”

“语言我们的到来?”

“对,预言你们的到来。而且我深感到这次预言的准确性,那就是大人您实在是太强了。我能够感觉到,您就是结束这场战斗的关键。”

“这…但愿吧”

李枫并不想承认,因为这里作为游戏的世界,很有可能是拿曾经毁灭过的世界来作为蓝本,制造出的游戏。之前经历的游戏基本部都是,对于系统的这种恶趣味,每一次都是主线剧情的坏结局,让李枫感觉到厌恶。

“很顺利,共绕过5次陷阱,2次大型魔物。现在,我们已经到达家园,血色城”

李枫还在思考,灰熊的话将其思绪打断。